新聞資訊 News真實、正向、傳遞價值

當前位置:主頁>新聞資訊>熱點聚焦

“兩會”看擔保丨融資擔保業加速政策性回歸

日期:2016-12-11/ 【返回上一頁】

     2016年,融資擔保行業將加速向政策性回歸。

      自去年國務院“43號文”出台後,明確了融資擔保“準公共產品”的屬性。隨後融資擔保行業向兩極化發展,政策性擔保機構成為主力軍,進入快速發展時期。業內人士認為,2016年將延續這一趨勢,政策性融資擔保業務將成為行業新的增長點。

      另一方麵,“減量增質”將成為融資擔保行業的“指揮棒”。去年12月,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表示,擔保機構數量過多仍然是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業內人士認為,要真正減少融資擔保機構數量,需要從監管和市場倒逼兩方麵入手,而當務之急是盡快出台《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

      2015年,融資擔保行業可謂“喜憂參半”。一方麵,相關融資擔保行業的利好政策紛至遝來;另一方麵,在宏觀經濟形勢下行的環境下,融資擔保機構代償率普遍增加,擔保行業也麵臨著生存與發展的問題。

      2016年全國兩會已經開幕。新的一年中,融資擔保行業期盼哪些政策支持?又有哪些業務模式的亮點與創新點?記者采訪多位業內人士,展望新一年融資擔保行業發展前景。

政策性擔保業務是亮點

      在記者的采訪過程中,不少業內人士表示,政策性擔保業務或將成為新一年中的業務亮點。

      2015年8月,國務院《關於促進融資擔保行業加快發展的意見》出台,業內稱“43號文”。“43號文”第一次明確融資擔保是普惠金融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充分肯定了融資擔保對支持小微企業,扶助“三農”,促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等方麵具有重要作用。

      此外,“43號文”還提出對於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等普惠領域、關係經濟社會發展大局的融資擔保業務,“尊重其準公共產品屬性,政府給予大力扶持”。

      這被業內人士解讀為,融資擔保行業向政策性回歸,並認為這一方向將成為行業的增長點。

      “自去年國務院‘43號文’出台之後,進一步明確了融資擔保準公共產品的屬性,隨之融資擔保行業向兩極化發展,政策性擔保機構成為主力軍,擔保體係進一步完善,進入快速發展時期;商業性擔保機構尋求轉型突破,在細分市場領域形成各自獨特的競爭優勢。”北京市融資擔保業協會會長、北京中關村科技融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段宏偉告訴記者。

      事實上,在全球範圍內,融資擔保行業都與政府聯係緊密。此前,中國融資擔保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文政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從目前經濟發達國家的現況來看,基本上是發展政策性擔保基金和組織,為中小微企業信貸進行擔保扶持。”

      而在另一方麵,融資擔保行業的客戶定位就是服務中小微企業和“三農”,這也與國家發展普惠金融的戰略不謀而合。

      今年年初,國務院發布《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其中提出大力發展一批以政府出資為主的融資擔保機構或基金,推進建立重點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的省級再擔保機構,研究論證設立國家融資擔保基金。

期盼分級管理

      伴隨政策利好,融資擔保行業發展迅速。去年12月,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全國融資擔保行業發展與監管工作推進會上表示,行業平均資本從0.75億元提高到1.17億元,注冊資本1億元以上的擔保機構占比從31.4%上升到58.8%,注冊資本10億元以上的機構數量從29家增加到75家,最大的機構注冊資本已達到120多億元。

      但李均鋒同時表示,擔保機構數量過多仍然是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除通過相關法規條例吊銷一些違法違規機構的經營許可證,以及通過市場倒逼一些難以經營下去的擔保機構自動退出外,還可以借助大力發展政策性、政府性擔保機構的契機,通過收購、兼並重組等方式,加強資本混合,調整優化資本結構和性質,推動擔保機構的“減量增質”。

      可以預見,未來一段時間“減量增質”將成為融資擔保行業的“指揮棒”,並加速行業洗牌。

      對此,段宏偉表示,要真正減少融資擔保機構數量,需要從監管和市場倒逼兩方麵入手。而當務之急是盡快出台《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2015年8月12日,《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公開征求社會意見,其中詳細規定了行業準入門檻、監管方式、退出機製等內容。

而對擔保機構實行分級管理,則是行業人士期盼的另一項改革。中投保相關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全國範圍內的擔保機構數量眾多,應根據淨資產規模、經營業績、資產質量、業務結構、擔保規模、風控水平、外部評級等因素,對擔保機構實行分級管理,改變目前“一刀切”的行業監管模式,避免“劣幣驅逐良幣”。

      此外,在擔保業務監管方麵,行業人士也提出了實行風險分級管理的建議。上述中投保相關人士表示,目前中國市場上擔保產品有幾十種之多,因涉及的行業、客戶群、期限不同,業務的差異性很大。對此,應借鑒國外金融機構的普遍做法,對不同的擔保業務進行風險分級管理,精細化計量擔保責任餘額和放大倍數等監管指標。

      目前,根據2010年發布的《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規定,融資性擔保責任餘額不得超過淨資產的10倍。在風險準備金計提方麵,《辦法》規定,未到期責任準備金按擔保收入的50%提取,擔保賠償準備金按年末的擔保責任餘額的千分之一計提,一般風險準備金是按淨利潤的5%計提。

再擔保成“穩定器”

      去年以來,一些P2P網貸企業倒閉、跑路的消息,也給相關的融資擔保企業帶來了負麵影響。對此,行業人士認為互聯網金融是經濟發展新方向,作為擔保機構要積極對接,但也應該遵循風控標準,不能突破監管底線。

      段宏偉告訴記者,擔保機構通過“互聯網+”,可以提高獲客效率,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但由於國內互聯網金融處於發展初期,法律、製度尚不健全,因此對於互聯網金融提供的資產端的管理,擔保機構應該按照自身的風險控製標準進行獨立識別、判斷。

      隨著融資擔保行業風險暴露程度的增加,對再擔保機構分散風險的需求也日益增強。

      今年1月,中國融資擔保業協會發布的《我國再擔保機構發展狀況與政策建議》專題報告。報告中指出,再擔保機構靠主業實現營收難度較大,行業盈利能力仍處於較低水平。因此,在這個具有較強政策性的行業領域,公共財政應該主動承擔起主要出資主體和政策設計主體的職責,以確保再擔保的政策效果得以有效實現。

      對此,安徽擔保集團表示,未來再擔保機構應堅持政策性定位,建立省市縣三級覆蓋的政策性擔保體係,未來與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體係對接創造條件。

      安徽擔保相關人士還表示,應以新型產業投融資模式創新為抓手,組建政府性產業基金,組合使用債權、股權兩種方式,更加豐富地滿足企業融資需求。此外,還應以“擔保+新型金融”組合創新為抓手,積極探索多層次小微企業融資模式,發展互聯網金融、征信服務等新型金融業態。

編輯:cheryljweddingsandeven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