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News真實、正向、傳遞價值

當前位置:主頁>新聞資訊>熱點聚焦

為啥要“雙降”?央行官員道出了真相

日期:2016-12-11/ 【返回上一頁】

近期,新興市場貨幣大幅貶值,包括A股在內的全球股市劇烈震蕩,為此,市場紛紛預期央行將降準,但時間窗口一再延遲。正如有句話所言,等待是件美好的事情。昨晚,央行突然出手,而且是降息降準“雙箭”齊發,力度遠超市場預期。那麽,央行此次出招,究竟有哪些考量?主要目的是什麽?會取得何種效果?此外,人民幣近期貶值,會否影響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針對這些熱點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

      正當資本市場持續劇烈震蕩之時,8月25日晚間,央行再度宣布“雙降”,力度超過市場預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此次降息後,存款基準利率已創下了自1990年有數據記錄以來的曆史新低。同時,央行宣布放開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動上限,活期存款以及一年期以下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動上限不變,這也標誌著人民幣利率市場化改革又邁出重要一步。

      那麽,此次央行推出力度空前的組合拳意圖是什麽?為何選擇在此時宣布降準降息?對此,央行研究局局長陸磊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采訪時,做了細致解讀。

降準可注入無期限流動性

NBD:當前,國內經濟形勢並未出現趨勢性好轉,新興經濟體貨幣又相繼大幅貶值,同時全球股市也經曆了暴跌,此時中國央行宣布“雙降”,是出於什麽樣的考慮?

陸磊:國內國際經濟形勢和金融市場流動性狀況是決定政策調整的主要觸發因素。其中,一是國際經濟低迷促使我國以擴內需作為主攻方向恰逢其時。7月進出口總值同比負增長8.2%,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0%,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負增長0.7%。外需的波動性要求擴大內需,尤其是消費需求成為宏觀調控的重要目標。可以說,CEO娱乐到了以降息促使企業財務成本進一步降低、以降準促使金融機構具有更充分的金融資源調配能力、以定向降準推動金融機構支持消費的時間窗口。

      二是利率與匯率政策配合恰逢其時。近期,央行對人民幣兌主要貨幣中間價報價機製實施進一步完善,勢必對金融體係本外幣流動性構成結構性影響,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實際上為金融體係注入了無期限流動性,可以有效增強金融機構針對貨幣市場波動實施流動性管理的能力。

支農、支小、擴內需

NBD:經過此前幾次的降息降準,我國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已經有所下降,此時進一步降低利率水平是否還有必要?

陸磊:我國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是保持幣值穩定,以此促進經濟增長。幣值穩定的決定因素是以通貨膨脹體現的貨幣購買力。2015年7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同比上漲1.6%,生產者價格指數同比下降5.2%,環比下降0.7個百分點。在物價低水平運行的同時,金融機構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7%,相比6月的6.04%下降了0.07個百分點,這意味著扣除物價因素後企業的實際融資成本仍呈上升趨勢,對稱性下調金融機構存貸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有助於切實降低實體經濟運行成本。

金融機構流動性合理充裕是支持實體經濟健康發展的必要條件。

      從7月金融市場利率走勢看,其中,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為1.51%,比上月高0.07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低1.9個百分點。0.5個百分點的普降以及額外0.5個百分點定向降低縣域和消費金融組織等中小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有利於在總量上增強存款類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在結構上進一步體現了支農、支小、擴內需的政策意圖。

貨幣政策調整與金改並舉

NBD:此次放開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上限,意味著利率市場化又邁出重要一步,其意義是何在?

陸磊:此次降息同步放開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上限,是貨幣政策調整與金融改革並舉的體現,標誌著貨幣政策從數量型為主,轉向價格型為主又邁出關鍵性步伐,為金融機構自主定價及高效配置金融資源提供了製度基礎。

      應該說,今年早些時候的降準在供給端增強了銀行的放貸意願;降息則引導市場利率持續下行,在需求端提振了經濟主體的貸款意願。此次“雙降”有助於鞏固政策成效,更好地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

NBD:“雙降”之後,預期將對國內經濟和金融運行產生什麽樣的影響?

陸磊: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取決於傳導機製的暢通性。基於物價走勢、實體經濟部門盈利水平與名義融資成本的比較,“雙降”政策為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和防風險營造了中性適度的貨幣環境,但同時需要實體經濟部門的“有效”融資需求與金融機構的高效率金融服務供給加以配合。

      考慮到生產者價格指數連續40個月以上負增長,需高度關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等其他宏觀調控政策的有效配合,盡可能降低理論界通常所認為的貨幣政策存在“治理物價上行效果優於治理物價下行”非對稱效應。經濟運行的關鍵因素仍然在於中國處於“新常態”環境下的增長點、增長極、增長帶的塑造,貨幣政策為經濟運行營造了良好的環境,真實經濟增長則需依靠實體經濟部門和金融機構的良性互動。

附:經濟學家權威解讀(來源:央視財經)

【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 馬駿:雙降不代表貨幣政策轉向】

      “從宏觀經濟的情況來看,雖然二季度以來我國實體經濟已有企穩回升的跡象,但是基礎還不牢固。 ”馬駿稱,七月份工業增加值的增速有所回落、8月份財新PMI初值下降等都顯示了一定的下行壓力。

      馬駿表示,最近油價等大宗商品價格再次大幅下跌,可能繼續抑製國內通脹率,從而造成對實際利率的上行壓力。另外,近期全球金融市場的過度波動也可能通過預期等渠道影響我國和全球經濟,乃至影響一些國家的金融穩定。為了進一步鞏固前期穩增長措施的成果,有效降低融資成本,保持合理的流動性,幫助穩定國內外市場預期,有必要再次降息降準。這也體現了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的作用。

      馬駿還表示,在這次降準的同時,央行宣布放開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這是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又一重要步驟。目前通脹率和通脹預期較低,今天又同時宣布了降低基準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有助於引導利率下行,這些條件為取消一年期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創造了良好的宏觀環境。

      “從目前的宏觀環境和過去幾次市場對利率上限調整的反應來看,我國放開一年期及以下存款利率上限的條件也基本成熟。”馬駿表示,利率市場化的深化,有助於讓市場機製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並為向新的貨幣政策框架轉型提供條件。未來,利率市場化的進程將更多著眼於強化商業銀行的市場化定價機製,培育市場可接受的基準利率,疏通利率傳導機製。

      馬駿還稱,這次降息降準,並不代表貨幣政策的轉向。我國貨幣政策的基調仍然是穩健和中性的。從調控實體經濟的角度來看,降息降準的目的是在通脹形勢和流動性創造機製變化的背景下,維持合理的實際利率和支持適度的貨幣信貸增速。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吳慶:降低實際利率對企業的生產是一個鼓勵】

      這次降息最重要的原因,是CEO娱乐的物價水平,最近公布的CPI數字裏麵,唯一能拉動上漲的就是CEO娱乐的豬肉價格,如果去除豬肉價格的話,其他的價格整體來看是不升不降的,零水平這種情況對CEO娱乐生產企業,還是有很大的缺少動力去生產,缺少動力去增加存貨。

      如果看PPI的數字的話,降幅更大一些在這種情況下,CEO娱乐的利率,名義利率雖然不高,但是實際利率水平還是相當高的,在這種情況下對企業,利息負擔的話也是相當不利,所以CEO娱乐適當降低利率的話,實際上是降低實際利率,對企業的生產是一個鼓勵。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曹遠征:通過穩增長來調結構,才能讓中國經濟可持續】

      中國的貨幣供應機製跟外匯占款高度相關,今年以來中國出口形勢並不是很好,外匯順差有所減少,這時候流動性一定會緊張,那麽降準是必然的。我想這是穩增長一個很重要的舉措,通過穩增長來調結構,才能讓中國經濟可持續,可持續性是最重要的。

編輯:cheryljweddingsandevents.com


www.agk0.com www.piju99.com www.sdylgj.com www.ysxx123.cn www.montblancpen-shop.com www.yfjdyp.cn www.zhlid.com www.lionxxx.com www.xingshengyuyan.com www.dreamtogether.com.cn